玩人反被玩操爆外翻

2020/08/19
玩人反被玩操爆外翻
玩人反被玩操爆外翻
週五6:30 p.m,忙了一整天,只想快回家好好泡個熱水澡,洗去整個禮拜累積的疲勞。無奈現時還在捷運上,而且下班的人潮加上週末夜出門狂歡的人群,使的原本已經擁擠不堪的車箱在西門站硬是又擠進了一堆人,逼的我緊靠著車窗無法動彈。忽然,一陣迷人的味道傳進鼻內,是前方的一比特大男生身上發出來的淡淡體味,硬擠進來的人群把我推擠到他身後。他身穿寬鬆的白色Nike球衣,下麵是一樣寬鬆的紅色籃球褲.個子比我高一點,目測大概有185cm。球衣罩在寬闊的肩膀上,無袖的設計裸露著少年臂膀結實的肌肉線條,仔細看還可微微看見腋下黑色的毛毛。球衣下擺微微塞進短褲褲頭,顯示出緊實的腰和窄小的臀部輪廓,籃球褲薄薄的面料緊貼著腰部以下的臀,勾勒出挺翹的臀型。再往下露出的是兩支光滑結實的小腿和一小段散佈著細細腿毛的大腿。從他全身結實的肌肉線條和古銅色的肌膚,一看就知道是常在奔跑運動下形成的樣子。斜背著臺北市某所名高中的書包,17、8歲吧!味道是從他身上發出的,一股淡淡的肥皂味摻雜著淡淡的汗水味。八成是放學後打完籃球在學校沖了澡,球衣上的汗水味卻還留著的結果。啊!真是年輕小子特有的美妙滋味啊!嗅著嗅著,我又忍不住像個變態叔叔稍稍貼近一點,想要大口的聞個仔細。因為他背對著我,也不知道長個什么樣。但看著他頸後一方古銅色的細緻肌膚,嗅著如此迷人的體味,已讓我忍不住幻想起來。車子駛到臺北車站又擠進一些人,前方的少年被擠的側了側身子,現在我可以看到一點點的側臉,但重點是從車窗玻璃的反射我能清楚知道他長個什么樣子,喔喔喔!好個俊俏少年啊!濃眉大眼是標準配備,再加上挺直的鼻樑,略顯剛毅的嘴唇,組成一張輪廓分明,成熟卻又透露出一點點稚氣的俊臉。剛剛塞進來的人群讓擠的不能在擠的車箱密度更高,現在我幾乎是整個人貼在前方那位高中生身上,想到自己正和一個擁有健壯軀體+俊帥長相的年輕男子如此貼近,讓人幾乎快凍沒掉。


​     正享受著和年輕帥哥粘在一起的快感(畢竟這種機會是可遇不可求啊!)突然感到他的身體一陣緊繃,好象還微微發抖。低頭一瞧,背對著我的他竟悄悄地把手伸進左前方一比特家後沒有拉上的提袋中,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的他沒想到正好被我瞧的一清二楚,但也是他運氣不好,只有我這個角度看的到他正在幹的好事。幾乎是反射性的,我在他成功拿到提袋內的皮夾前伸手握住他的手腕,並在他耳邊低聲輕喝:「別動!」他整個人馬上僵住,完全不知如何反應。


     突然,一個壞念頭跑進我的腦子裏,想要好好懲罰眼前這位不乖卻可口的迷人帥哥。我繼續用只有我倆能聽見的聲音在他耳邊說到:「便衣員警。你膽子不小啊!成年了沒?被學校知道,沒有退學,大過也跑不了吧!」見他沒有反應,不知是倔强還是嚇傻了,我繼續說:「不想我通知你的父母和學校吧?」我停下來等他反應,他用幾乎察覺不出的弧度輕輕搖了搖頭。「那就照我的話做。」這次我的口氣强硬了點。「學生證拿出來!」我用命令的語氣說。他遲疑了一會,開始在書包裏摸索,然後一言不發的把學生證交給我。做這些動作時他始終沒有正視我。接過學生證,只快速瞄了一眼張世舟,高中三年級我把他的學生證放進公事包內。「再來要搜搜身你身上有沒有危險物品。」我把右手從車窗那側穿過他腋下伸到他身前,從他寬鬆的籃球衣下擺伸了進去。由於我們原本就是貼在一起,又緊靠著車箱,囙此其它人完全不會發現我的動作。現在我是從他身後用一手抱著他了!在我的手伸進去後,可以明顯的感覺到他的身體開始發熱,我的手先是輕輕摸到他肚臍的位置,然後以此為圓心慢慢向四周發展。從手中的觸感可以感覺少年不只背面好看,正面也同樣結實。經由手指的探索,我清楚感覺到他堅硬腹肌的線條,不是溝渠交錯那種,但也有明顯的的四大塊。我的手不安分的漸漸向上移,到他胸部時可以感覺他的心臟跳的凶。嗯!胸肌也沒少,我稍稍用力按了按他的胸膛,果然够結實!我先用整個手掌覆蓋住他右邊的胸部感受飽滿的觸感。很快的,我找到乳頭的位置,小小軟軟的一粒,我用手指輕輕揉了揉,很快它就挺立起來,「這么敏感啊!」我在少年耳邊說。他緊張的微微發抖,額頭開始冒汗,我手中撫摸的胸膛溫度也更為上升。突然我用力捏了一下他已經硬起來的奶嘴,少年反射性的抖了一下,身體也隨之緊繃。雖然他身前是張貼廣告的扶手版,別人很難發現有只手在這個結實運動男的胸口磨蹭,但因為他個兒高,若是胸前動作太明顯,還是有可能被看見。


     囙此,我摸過胸肌,玩夠了少年敏感的乳頭後,右手又向下滑到肚臍以下,此處已可以感覺到細細的體毛,發育的不錯嗎!正當我想把手伸入他的褲頭時,少年卻用右手抓住我的手腕,封锁了我的動作。「想反抗嗎?那好,等一下跟我到警局,我再通知你父母來處理。」少年聞言,猶豫了一下,還是鬆開了手,「這就是了,接下來,只要都這樣乖乖的,就不必擔心偷錢的事了嗎!」我繼續未完的工作,右手滑進他的籃球褲頭後,感覺到他穿了一件緊身三角內褲,隔著窄緊的內褲,我知道他的老二是朝上偏右擺的,沒硬起來時的尺寸不特別大或小,還算普通。先不急著玩老二,我的手又向下探了一些,摸到他沉甸甸的陰囊,一大坨塞在內褲裏,捧在手心頗有份量。「穿這么緊不健康喔!我來讓你的小弟弟透透氣吧!」我把手從內褲褲頭伸了進去,一開始就攻擊他龜頭的部位。少年的包皮只蓋住一半的龜頭,我輕易的就用兩隻手指把它完全退下,接著輕輕摩擦起他龜頭冠溝的部分。年輕人果然是這裡最敏感,因為我的動作,少年竟然腿軟了一下,還好他只是稍稍癱在我身上,動作不大,沒引起別人的注意。「這么敏感哪!舒不舒服?回答我。」我用曖昧的語氣問道。他搖了搖頭。



     不舒服啊!那這樣呢?」我繼續撫摸他的龜頭,只是這次不再專攻龜頭冠的部位,而是溫柔的撫弄他整個龜頭。很快的,少年的老二開始有了反應,不久就整支硬了起來,「不是不舒服嗎?怎么這么快就硬了呢?這樣舒不舒服?爽不爽?」我每問一次就用力捏少年的龜頭一下,少年迫於無奈只好點了點頭。此時我手裡握著這個高中生完全蘇醒的老二,才發現他不僅身材精壯,也有一根跟身材很搭的巨棒呢!我用一手握住他陰莖的底部,仍然露出一大截在外,上頭還頂著一顆渾圓的龜頭。而在我每次稍微用力捏住少年的陰莖時,都可以明顯感覺上頭的血管興奮的一顫一顫的。此時少年的肉棒已把薄薄的籃球褲撐出一個明顯的突起,為了掩飾自己的窘狀,他側了側身子,變成面對著車窗,並把書包擋在身體左邊,此時我可以清楚端詳他的右臉,側面看來他俊帥的五官更顯立體,只是劍眉微簇,雙眼緊閉,仍然不敢正眼看我。我繼續著套弄的動作,不久開始感到他的龜頭流出黏滑的液體,我用四指握住他的龜頭,食指則沾了沾他分泌的體液後開始摩擦他尿道口周圍的部分,並不時隨著摩擦的頻率時輕時重的壓握他的陰莖。少年顯然受不了這種刺激,他把額頭靠在車窗上,一臉極度忍耐不發出聲音的表情,而他的老二也同樣誠實,分泌出更多黏液,不久,幾乎是汨汨的流,弄得我整只手都濕濕黏黏的。在他緊身三角褲內無法做太大的動作,但想不到光是這樣的刺激就讓他幾乎達到高潮,該不會還是處男吧?眼看他似乎快受不了了,我趕緊把手放開。我可不想這么快結束呢!隨著我的動作,他也松了口氣,此時他終於睜開眼瞄了瞄我,眼中帶著一絲憤怒和懼怕的神情。我朝著他微微一笑,把嘴靠近他耳邊說「前面檢查完了,現在換後面羅!」聞言,他縮瑟了一下,顯然很擔心接下來即將發生的事。



     「別緊張!只是看看你有沒有在不該藏東西的地方藏東西,我會很溫柔,不會痛的。說不定你還會喜歡這種感覺呢!」我口吐越來越下流的話說罷,我把仍放在他褲襠裏的手伸到後頭,一把抓住他渾圓的臀部。我一隻手掌正好罩住一半他結實的小屁股,稍微用力捏了捏,感覺到他因緊張而緊縮的反應,和他臀部肌肉挺翹的曲線。「很不錯嗎!」他仍靠著車窗沒有反應。我開始把手滑向他股縫的位置,隨著我的動作,他的臀部用了用力夾緊,我幾乎要施點力才能順利把手探入。很快的我找到他肛門的位置,我先是用手指在它周圍按摩,感受它因為首次遭外人觸碰的收縮,少年肛門四周有一些細微的軟毛,溫度也比別處更高。少年的呼吸因為這不曾有過的感覺急促了起來。等他稍微適應了以後,我開始試著把中指插入他的屁眼裏。但這18年來只進不出的秘洞顯然不肯輕易屈服,我試了試始終無法順利插入,又怕硬來的話,少年受不了叫出聲來會被其它乘客發覺。「真是緊。」我在他耳邊淫穢的吐出這三個字,然後把手伸到他前頭仍然半硬的老二上,用中指沾了更多少年剛才分泌的黏液後,繼續嘗試著插入的動作。在我一次用力硬攻下,終於成功的將中指插入少年的肛門。而他也因為我稍嫌粗魯的動作輕聲叫了出來。「痛嗎?」我溫柔的問手指也不再動作。但他仍是緊閉雙眼,一臉屈辱的表情,沒有任何回應。看見他俊俏的臉上露出受辱的神情讓我更加興奮,我的中指開始嘗試插入的更深,但少年極度緊縮的肌肉讓我寸步難行,我又試了試,還是只能插入大約一個指節,兩公分的深度。



     我用好不容易插入的中指感受少年體內灼熱的溫度和緊縮的感覺,並開始上下摳弄起來。他顯然還不習慣這種刺激,强烈收縮的肛門讓我的中指幾乎無法動彈,而他的表情也顯的更為痛苦。玩了一會,見他仍不能放鬆,我才把手指拔出來。此時車子已經到市府站,車箱內的乘客在這站少了一大半。失去掩蔽的情况下我們的動作也不再安全,我只好抽出放在他籃球褲內的右手,但仍然抓住他的手腕,並用公事包擋著。「還沒完呢!等一下我叫你走時你最好乖乖聽話,知道嗎?」他用憤怒的眼神瞪了我一眼,但顯然沒有足够的勇氣反抗。我還沒發洩呢,哪這么容易結束。到了站,我拉著他的手快步步出車箱,雖不情願,他依然跟著我。走出捷運站後只想快找個隱密的地方解决。經過剛才的調弄,我的欲望已漲到最高點,只想要好好的享用眼前這位結實迷人的運動男。正當我拉著他在靜僻的巷弄中穿梭時,忽然一個聲音叫住他。「張世舟!你在這幹嘛?你不是要回家嗎?」一個穿著制服的男孩跑到我們面前,顯然是他的同學,個子和他差不多高,說不定常一起打籃球。張世舟緊張的看了我一眼,我示意他他的學生證還在我的公事包裏,他只好吱吱嗚嗚的說「沒有啦,我在捷運上遇到我表哥,要去他家,…去他家拿點東西。」「這樣阿。你好,世舟的表哥,我是他籃球隊的隊友,我叫王曜。」他朝我微笑地伸出手,真是有禮貌的小孩。我也對他微笑握手。此時仔細打量他,發現竟也是帥哥一枚,但和那名叫張世舟的少年截然不同。雖然都是籃球隊員,但後者比較有運動健將的感覺,短短上翹的頭髮,古銅色的肌膚,應該屬於現在流行的陽光男孩吧!而反觀王曜給人感覺就比較時髦,中長髮型看似隨意但顯然經過刻意設計,身上的打扮也是,即使穿著制服,但從一些小地方,如他修長手指上的銀色戒指,不知是哪個名牌的鴕色靴子,加上細緻俊秀的五官和稍白的膚色,特別是一雙迷人的電眼給人有點壞的感覺,再搭配他頑長的身型,感覺還真有幾分像雜誌上那些男model呢!「那我跟世舟先走了,他還趕著回家呢!」我只想找個理由趕快離開,好好享用到口的美肉。


​     『好,那..bye羅!世舟,還有表哥。」他又朝我微笑,怎么覺得這小子無時無刻不在放電。眼見同學轉身離去,運動帥哥更加著急。他突然叫了一聲「救我!王曜!」要封锁他已經來不及了,正要離去的王曜轉過身來,用狐疑的眼光看著我們。我正想找個理由搪塞過去,張世舟已先一步開口。「他不是我表哥,他是警詧,我在捷運上..嗯..偷東西被他逮到,他說只要我讓他上就放了我。」在我還搞不清怎么一回事時,那個叫王曜的少年已經用極快的手法制服了我,他從我後方用一手架住我的脖子,一手抓住我兩個手腕。「就警詧而言,你的反應還真是慢。」他冷冷的說,語氣中透漏了一絲輕蔑。完全不似剛才那個有禮貌的少年,反倒有種殘忍的氣質。「還有,你幹嘛偷別人的錢,缺錢告訴我嗎!是好兄弟的會不幫忙嗎?」張世舟低頭說「我不是故意的。看到她拉鍊沒拉,錢包又放那么明顯,一時沒想清楚就…」「好啦!好啦!現在重點是這個條子,他真的說你給他上就放過你啊?」張世舟點了點頭,忿忿的瞪了我一眼「那他有沒有對你怎樣?」王曜又問。「嗯..這死gay,在捷運上摸遍了我全身,真他媽王八蛋。」說罷,他朝我腹部揮了一拳,完全不能反抗的我痛的想要彎腰的做不到。想不到看似清瘦的王曜這么有力,緊緊的抓的我完全無法動彈。「先別動,搞不好他真的是警詧,襲警可是重罪ㄟ!我想想…你先搜搜他的公事包。」王曜用頭朝剛才我掉落在一旁的公事包點了點,張世舟馬上撿起地上的手提包,把裡頭的東西一股腦的全到在地上。他用脚撥了撥散佈滿地的東西,撿起他的學生證,又拿起我在公司的企劃書。「媽的!什么警詧,他根本不是條子,現在我可以好好教訓他了吧?」看他齜牙列嘴的凶樣,嚇的我說不出話來,想不到馬上就有現世報。「哼!不是條子就好辦了。」王曜說「你說剛才在捷運上被他摸遍全身,想不想報仇啊?」「廢話,當然想啊!今天不好好揍他一頓,我張世舟三個字倒過來寫。」「等等!我有個更好的主意。既然你摸都被摸過了,打他一頓也不能還你清白之身啊。」王曜捉黠的說。



     「去你的!那你說怎么辦?」「讓我們來個以牙還牙。」我感到勒住我脖子的手緊了緊。我被他們兩個押到一棟舊辦公塔樓,上了三樓進入一間無人使用的辦公室的公共廁所內,久未清掃的環境顯的髒亂不堪。「幹!這么髒。」張世舟厭惡地說。「你還以為hotel啊?要不要來點客房服務啊?」王曜笑著回答「主要是給這王八蛋一點教訓。」他的語氣馬上變得極冷。「那現在怎樣?」張世舟不解的問道。「喂!跪下。」我不肯就範,王曜往我膝後一踢,我便不由自主的跪了下去。接著他拔下我腰間的皮帶,將我的兩手反綁在身後。「叫他替你吹喇叭。」王曜對張世舟說。
「什么?這不好吧?」張世舟顯的有點猶豫。「你不是要報仇嗎?叫他吹喇叭,你又能爽,不正好一舉兩得。」看張世舟仍猶疑不定,王曜繼續說「你到底是不是男人,想不想報仇啊?還是張世舟直接倒著寫好了。」「吹就吹,老子怕你不成。」說罷,張世舟馬上將籃球褲和內褲一起退到大腿,掏出他尚未勃起的老二凑到我嘴邊。若在平時,我當然很願意讓這樣一個壯帥的運動男爽一爽。但現在情况不同,我不肯非自願的屈服,便轉過頭去。張世舟見狀十分火大,用力抓著我的兩頰,掐住我的嘴,硬把他的老二塞了進來。「幹!叫你吹就吹,老子的鳥可不是誰都有幸吃的到的。」他抓著我的頭粗魯的前後搖晃,老二也在我口裡亂頂,而且悶在緊身內褲裏一整天的老二有一股騷味,汗味混合著尿騷味,還有一種味道聞起來像男孩子特有的分泌物,不知道是不是剛才再捷運上他被我玩弄時流的那些體液,他粗魯的動作搞的我快吐出來,而王曜始終站在一旁不發一語的冷冷看著。很快的,我感覺到嘴裡的老二漸漸膨脹。剛才在捷運上已經見識過它硬起來的驚人尺寸,果然沒多久就變成一條大肉棒,但張世舟抓著我的雙手絲毫沒有放慢速度,每衝撞一次,他粗大的老二都用力的頂進我的喉頭,濃密的陰毛刺激的我直想打噴嚏,讓我痛苦的快流出淚來。不久,我嘴裡的肉棒不停分泌體液,我的舌根開始嘗到一絲黏滑的液體,反映了它的主人逐漸高漲的欲望。而張世舟仍不見一絲疲態,反而抽插的愈來愈快,力道也越來越猛,彷佛要把我的嘴捅個洞出來一樣。


     「幹!….真爽!肏你這個臭屌!…..好爽!……..老子幹死你!」張世舟用近乎夢囈的語氣喃喃自語,全身肌肉緊繃,喘氣聲也逐漸大了起來。但我卻愈來愈難過,長時間張大的嘴已經有點麻痹,口水也不由自主的流了出來,沿著嘴裡的陰莖流下,混雜著他的老二源源不絕的分泌物,搞的它整根都濕濕黏黏,甚至滴到地板上。「老子的大肉腸好不好吃啊?….喔!真爽!…..看我幹爛你這個破屌!…」張世舟仍不停咒駡著。在激烈的動作下他早已汗流浹背,薄薄的籃球衣濕淋淋的緊貼在身上,於是他索幸將上衣和褲子全脫掉,全身上下只剩一雙高筒球鞋。失去束縛的他動作更加狂野,此時我只希望他快點射精,惡夢儘早結束。無奈張世舟好像有發洩不完的精力,粗硬的肉棒也毫不放鬆地猛力抽插。在這樣的折磨下,我已不知跪在地上多久。突然感到有人將我的西裝褲粗魯的扯下,下半身一陣凉,還來不及反應,肛門就傳來一陣劇痛。是王曜!把他粗大的老二用蠻力塞進我未經潤滑的肛門裏!這突如其來的刺激讓我痛的想大叫,可是嘴裡的空間已經被另一支老二塞的滿滿的,所以只能勉强發出悶沉的嗚咽。因為被迫口交的痛苦,讓我始終沒去注意剛才一直站在一旁的王曜,沒想到他的老二早已蓄勢待發,一插進來就毫不留情,直接頂到最深處,而從我敏感的屁眼可感覺他也有支粗大的老二。尤其是根部特別粗,每次頂到底時都把猛力撐開我的肛門,痛感也隨之加倍。此時我已遭受前後夾攻之勢,像只狗一樣的跪在地上,褲子被脫到膝下,身上的襯衫也淩亂不堪,嘴裡和屁眼各被一名高中生猛力抽插著見王曜也加入戰局,張世舟幹的更加起勁,嘴裡的髒話也不曾間斷。「喔…幹!…被兩個猛男一起乾爽不爽啊?是前面比較爽還是後面比較爽啊?…我操死你!」此時廁所裏回蕩著他不停的髒話,王曜衝撞我的臀肉發出的聲響,和他們兩人的喘息聲。而一旁的鏡子反映出我身後王曜的身影,他全身衣著整齊,把硬起來的肉棒從褲襠掏出來,神情專注的做著抽插的動作。不久,我感的嘴裡的龜頭突然漲大「喔,幹!…快出來了!要射了!」張世舟大聲叫著,然後就在我嘴裡射出一波波力道強勁的精液,一開始直接射進我的喉嚨,我被他過多的精液嗆到,忍不住咳了出來,他趕緊把老二抽出,甚下的幾發全都射到我臉上。張世舟直到全部射完,才喘著氣走到一旁的洗手臺上坐著,觀看他同學的賣力演出。「幹!王曜,後面你也敢玩,不髒嗎?」張世舟問道。「你不知道他後面有多緊,幹起來才是爽。喂,你後庭還沒被開苞吧?」他用力拍了一下我的屁股,我把頭抵在地板上,已沒有力氣回應。就這樣,王曜持續著幹我的動作,嘴裡卻和在一旁觀賞的張世舟聊了起來「ㄟ,等一下拿他怎么辦?」「反正他不是條子,而且是他先騷擾你,諒他也不敢報案。」



     就在我意識逐漸模糊,終於感到王曜也射精了,而且灼熱的精液全都射進我腸子裏。迷迷糊湖中我聽到他對張世舟說「要不要試看看,他真是又緊又熱,幹起來真的很爽。」然後有個人把我抬到洗臉臺上,架起我的雙腿,從正面又開始幹我。「惡!他屁眼裏都是你的洨,又多又滑,真是亂噁心的。」我聽到張世舟的聲音說。「老子特地擠高級潤滑劑給你用,你還嫌。」模糊中,我聽見他們的笑鬧聲,但此時已累的無力反抗,也慢慢失去意識。我醒來後還是躺在廁所的地板上,此時已接近11點,他們倆個也已失去踪影。我躺在地板上努力回想後來發生了什么事,無奈無任何記憶。只發現臉上,身上和陰部都是一灘灘的精液,我勉强自己站起來後,精液甚至從肛門裏流出來。我草草清理一番,穿上被丟棄在一旁的衣物,想要走出去,可是每走一步就感到肛門一陣刺痛,只好慢慢地一跛跛步出此地。
Related Products
哈利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