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官的巨根使我淪陷

2020/08/10
軍官的巨根使我淪陷
軍官的巨根使我淪陷
搖了搖昏沉的頭,望向窗外。正值5月初,不,確切的說今天正是勞動節第一天。街上車水馬龍,小孩子的吵鬧聲,小攤的叫賣聲了然於耳。不覺一陣微風吹過,頭腦大致清醒了些。
“叮~~”。手機響動了一下,走道床頭拿起手機,一個交友軟件的消息提示,平時不當一回事的我此刻由於下體不停的膨脹使我不覺的打開消息,“在麼,想不想要?”切,這種消息也太特麼蠢了,即使此時慾望衝腦的我也無法放下架子和這類人發生關係。剛按下電源鍵,屏幕又亮了,不耐煩的解鎖打開,看到他發了一張照片。
竟然是一個軍官,筆挺的軍裝下,一張帥氣的面龐,眉如劍,鼻如峰,眼睛深邃,目光如炬,上嘴唇還有些許胡茬。我當即看的出了神,默默的咽了下口水,渾身發燙,JB更是腫得快要溢出血般通體深紅色,滾燙的貼著肚子,龜頭又漲大了一些,在床頭的昏暗光線下泛著微光,就像充滿氫氣的氣球,再下一秒就要炸裂。 “怎麼樣,想要么?”消息的提示音將我魂兒拉了回來,敲擊著手機回复“好”,連手指都在微微顫抖。
       一番簡單的交談後,大致了解了對方的大致信息,他亦決定來我這裡。他叫周磊,是本市消防隊的一名軍官,26歲,身高182cm,體重72kg,然後20cm的JB,當然這是他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得眼見為實,現在網絡上動不動就是18,cm,20cm的,畢竟都是天朝人,誰還不知道誰的底,我當時心裡想著能有個16cm我就覺得不錯了,畢竟長得這麼帥氣。哦,對了,至於我,24歲,178,67kg,17cm左右的JB,工作一年有餘。
在等待他的過程中,我簡單收拾的了一下屋子,準備好了套和油,然後去浴室洗了個乾乾淨淨,換了套起居服。接著就坐在床上默默的等著帥氣的消防隊軍官的到來,你別說,很少做0的我,此刻後庭卻是瘙癢無比,在床上不停地摩擦著,隔著褲子都能感覺到菊肉的渴望。而我那17厘米,較常人來說顯得碩大無比的大JB更是在在褲子裡面挺立起一個大帳篷,帳篷頂漸漸濕潤,原來是我的前列腺液不停地往外面冒,我輕輕皺了下眉頭“怎麼這麼沒出息”,同時使勁將JB壓下去,龜頭裹著粘液劃過布料,瞬間一陣快感襲來,“嘶~~啊”我不禁輕呻。
      “咚咚咚~”此時,房門響了,我手足無措,隨意整理了一下,便穿著拖鞋從臥室走出去開門。透過貓眼,一個身著軍裝的男人站在門口,筆直的製服,裁剪精良,緊緊的貼在身上,甚至微微凸起的胸肌都可以看到,再一看臉,果然是帥得沒有天理,難怪都說帥哥都去當兵了。
他望著貓眼微微一笑,我頓時心神俱亂,慌亂的打開門,然後故作鎮定的:“喲,到了啊,進來吧,拖鞋在旁邊。”“好。”說著進門轉身換鞋,我也裝作很淡定的背過身去準備茶水什麼的。這時,感覺腰間一隻粗壯的手臂環抱著我,頓時一驚,轉頭看見他正對著我笑,邪邪的,充滿了男性荷爾蒙的誘惑。
       縱使是見過不少世面的我也難以自持,猛的轉身抱住他,向他吻去。他則平靜的應對這我的小小失控,一手摟著我的腰,一手扶著我的頭,熟練的接吻,時而輕咬我的嘴唇,時而舌頭探入我的口中,時而含住我的舌頭猛烈的吸吮,唾液在我們的口中攪拌,竟有種甘甜的味覺,我被吻得失了神,鼻息急促,輕哼出聲。然後他拿開黏貼在我口中的嘴唇,在我嘴唇上舔弄,接著是臉,脖子,耳朵,每一存肌膚,都是他的唾液的痕跡,都是他的熱氣,侵入身體讓我也燥熱起來。
                    猛的一下,他緊緊抓住我的雙臂,輕輕將我拋到沙發上,我呆呆的看著他。他也開始激動了起來,喘著粗氣,舔了舔嘴唇,取下軍帽,解開衣扣和皮帶扣,“自己拿”軍人那般的威嚴對我說道,不住咽了下口水,打開拉鍊,伸手去探尋那讓我癡狂的東西。當我觸碰到一團堅硬我當即驚得微微張大了口,隨即一把拉下軍褲,八一的軍綠色四角褲裡面,一根大得難以言說的JB竟然快要從褲腳處探出了頭,撩開褲腳,一個黑紫色,包皮半包著的龜頭出現在眼前,這龜頭竟比我的還要碩大幾分,而且還不是完全充血狀態,因為它包皮還沒完全退到龜頭下面。興奮的我強控這雙手脫下最後的阻擋這巨根的屏障,“啪”大JB帶著銀絲兒劃過我的鼻尖,看起來軍官也很久沒有發洩了吧,都流這麼多粘液了。
      目測了一下,大概有15厘米,若是完全勃起,這根巨大的黑屌長度絕對20cm有多無少,因為我自己的JB就有17厘米,這半勃起就快趕上我了,粗度更是驚人,連我也只能勉強完全握住,JB柱上幾根粗粗的血管纏繞著整個海綿體,尿道像個吸管一樣緊緊的貼著。 “還喜歡麼?”我抬頭望著他,他狡黠的笑著說。
我沒有作聲而是行動代替,張開嘴巴,一口含了下去,不過實在太大了,含了三分之一我就快要不行。我緊緊的握著JB根部,鬆開口舔冠狀溝,吸著透明的粘液,用舌尖故意將粘液拉成絲兒,然後淫蕩的望了一眼軍官,他已經微皺著眉眼,看來是很爽的樣子。我又一口含住整個龜頭使勁的嘬著,像是要把精液全部洗出來似的,接著舔冠狀溝和繫帶,沿著繫帶舔下整個陽具,直到茂密陰毛下的大卵蛋,像兩個鵝蛋一樣懸在巨大的柱子下,張大口含進一顆,一隻手抓著JB來回擼動,一手摸向他堅硬的腹肌,石頭一般鑲嵌在腹部。軍官此刻已經難以抵抗,自己將衣物脫了個乾淨,躺在沙發上。
       我跪做在他的胯下,這時,他的JB已經完全勃起,包皮也退到了龜頭下面,佈滿粘液的JB在燈光下程亮,JB上的血管密密的包裹著,暴漲起來,這樣的尺寸在現實生活中簡直不可思議,起碼得有23cm吧。不僅粗大,還如此堅挺,堅硬無比,像一根盤龍巨柱直指蒼穹。此刻,我已經開始懷疑他是不是上天派下的生殖之神---普利阿普斯了。
繼續替他口交,我慢慢適應了它的巨大,三分之二的JB伸進我的喉嚨,“嘶。啊,好爽,操,你吸的我好爽”,他開始低吼,雙手扣著我的頭不讓我將他的JB拿出來,大龜頭在我的喉嚨不停地撞擊,我想要嘔吐卻抵抗不了他的蠻力,只能感覺到JB越來越粗大,粘液不住的從馬眼流出來流進我的喉道,我只感覺快要窒息一般,眼淚鼻涕一塌糊塗。
突然之間,這個JB又脹大一圈,撐得我的臉都快要變形了,“啊~~嘶~啊~嘶,我要射了,啊,太特麼的爽了,操,操,操,啊,啊”軍官開始瘋狂的叫喊著,同時喉嚨裡的JB不停的顫動,黏濃的液體噴湧而出,燙的我喉嚨都要化了,只是不停的嚥下去。十多秒鐘之後這劇烈的抖動才停止,然而尺寸依舊未減,我慢慢退出他的大JB,緩了緩氣,稍稍平復一下剛才快要窒息的情緒。
[Image: AsianStreetGuys-MuscledAsianHunk-NudeAsianHunk-5.jpg]
                    “啊,爽死我了,兄弟,不錯嘛”。軍官也稍顯鎮定了下來,“不過我這小兄弟貌似還很興奮吶”。看了一下他的巨根,裹著精液,竟然絲毫沒有軟下去的跡象,還是那麼巨大腫脹,不住的有乳白色精液從粗大的龜頭口冒出來,我深吸一口氣含住龜頭,將這腥臊的精液吸吮乾淨。
                  “輪到我咯。”周磊做了個俏皮的表情,露出皓白整齊的牙齒。只見他雙手撐起身子,粗壯的手臂,青筋密布,全身都是細汗,像一層水膜一般包裹著線條分明,肌肉健碩的身體。他輕握著我的雙手,將我壓在身下,灼熱的身軀緊貼著我,炙烤著我每一寸敏感肌膚。鬆開手掌,右手捧著我的右臉,慢慢覆上我的唇瓣,舌頭啟開牙齒,侵入口中每一處,像靈活的觸手從牙床到上顎到舌背,席捲殆盡。我默著雙眼還在沉溺,他卻收回了柔軟的舌頭,嘬上我的耳垂,時而輕咬,雙手滑向我胸前的粉紅,輕攏慢撚抹復挑,嫻熟地彷若樂師撥弦一般,直引得我乳頭硬挺,刺激直往男根,微微顫動,滴落下透明的水珠。
               我稍稍睜開眼睛,望著這幹練的寸頭埋入我的身體,心裡不免激動。伸出手,叉開手指抱著他的虎背,汗津津的肌膚。我忘情的抬高下巴,下身也來回扭動著。脖頸處盡是他吸吮帶來的酥麻。 “看來這小櫻桃已經熟透了吧,不行,我得來嚐嚐看了。”
              他瞅到我凸起的乳頭和深紅的乳暈訕笑道,便一口含入,抿緊嘴唇不住吮咬,然後伸出舌尖來回撥動,亦或是用下巴的胡茬故意劃過我的櫻桃,“哈~”我悶哼著。
              接著叼起另一個,抬眼望著我“小可愛,什麼感覺”,說著手還就著唾液捏弄著另一顆。
我心中怨訴,“什麼小可愛,真是….過分….”,口中卻脫口而出“好~好~舒服~恩~”
             他哼笑了一下放開我兩顆變成紫色的葡萄,沿著我的腰腹吻下去,熱氣勾起我整個的慾火,身體像著火了一般。 “快~消防戰士,我~我著火了,快,幫我~~~滅火~~,”我終於難以自持將心中飢渴宣洩而出,進而嬌喘出聲。
              他沒有回應我反倒望向我貼緊腹部的大JB,熱氣騰騰,馬眼處不斷有液體滲出,繫帶緊緊的繃住,牽拉著龜頭,快要斷裂一般。隨即他的嘴唇貼住我的龜頭,伸出舌尖舔舐繫帶和龜冠處,我頓時大口喘息,腹部一上一下,手掌緊緊抓住沙發套,閉目享受。他抓住我的肉棒,大口含入,雖然不比他,我的龜頭也不可小覷,然而他卻吃的毫不費勁,將嘴唇收縮成圓形不停地吮吸著我腫脹的JB,一手揉捏著卵蛋,一手捋動莖幹。軍官太會吸了,每一次深入到喉結,再混著唾液吐出來,然後就只含住龜頭吸奶一般使勁嘬吮,接著沿著繫帶從馬眼舔至根部,惹得我嬌喘不止,哼哼唧唧無法自已。
              突然間,他略微抬起我的臀部,左手擼動著我快要繳械的JB,右手從陰囊中間沿著會陰滑向我的小穴,那裡也已經粘濕氾濫了。
              “是不是快要著火了啊小可愛”說著將食指陷入穴肉,早已空虛瘙癢難耐的菊肉瞬間緊緊將其黏住,他挑逗地看著我,我甚至連說話都喘著粗氣“是~~是的,已經~已經燒起來了~叔叔,哥哥,救~救我,幫~我滅~”我語無倫次,甚至無法完整說出一句話。
               “別急,小寶貝兒,咱得先找到火源啊,這不,才找到不是。”他淫蕩的看著我的穴口笑著,此番眉目卻是讓我覺得豐俊硬朗魅力無窮。他扣起食指,攪動小穴嫩肉,然後又伸入中指,像手槍一樣在我的小穴裡抽動,我甚至能夠感覺到內壁的菊肉來回蠕動。接著是三根手指,重複著抽插旋轉扣動。奇怪的是,我居然並沒有任何痛處,反而覺得酥癢無比,微微扭動著翹臀
                 “啊~~呀”大腦一陣電擊般的感覺促使我驚叫出聲,還以為他插入了那碩大無比的大肉棒,結果卻是他將舌頭伸進了我的穴口,我微眨著眼睛呆呆地看著他,口鼻輕哼,輕咬下唇。如此自如,彷若相處多年的默契伴侶一樣熟稔。這一刻,我回想起他深邃的眼睛,像要攻破我心中的城池,萬馬千軍一般。我明顯感覺到不同溫度的液體溢出體內,從眼角滑落。

               他又啃咬吮嘬了幾分鐘,用手探了探穴口,確認充分濕滑後,便挺起了熊腰,露出了那沾滿淫液的黑色巨屌,身上的汗水啪嗒啪嗒滴落,少許濺到大肉棒上面。因為長久趴著,有些頭暈,他抬頭摸了下頭,一隻手撫摸著健碩的胸肌,抖動著兩顆紫黑色的大葡萄。
             精力旺盛的消防軍官並不需要休息。他摸了摸那23cm的大屌,飽滿粗壯,包皮完全後退,蘑菇形狀的大龜頭聳立在莖幹上,從茶几下面拿出我備好的油,抹在上面,來回捋動著,整個肉棒油光錚亮,血管突起,即使躺在沙發上也能感覺到一股熱浪襲來,如此龐然大物,像猙獰的怪物一般盯著我。
                “小兄弟啊,水槍已經備好,現在我們要開始救火咯哦,準備好了嗎”他一邊反手揉搓著冒水的大龜頭一邊屈腿向我靠過來。
      他舉著長槍抵在穴口,在小穴旁邊摩擦滑動挑逗著我,藉著粘液滑向我的睾丸。我還沒來得及懇求他插入,他便將我的雙腿分開在兩側,一手抬起我的臀部。
                    “嘶~~~額啊,啊~”他右手按住雞蛋大小的暗黑色龜頭抵著肉穴,腰力一頂,便插入我的穴口,剎那間菊花感覺被撕裂一般錐心,括約肌緊緊包裹著龜頭,即使能夠適應他的手指,可這畢竟是小孩手臂粗細的23cm巨根。
                   “沒事兒,我不動,過一會就好了啊”他竟變得柔情起來,將我的雙腿抬到肩膀,俯下身子含住我的珠紅,些許快意總算是讓我平靜了下來,他也果真沒有動,可是親愛的軍大哥啊,您的龜頭又漲大了啊,我感到肉壁一層層被擠散開來,這究竟是一付怎麼樣的性器,如神人一般勇猛
                 過了一小會兒,肉穴應該已經完全適應了他的尺寸,變得濕癢起來,一股燥熱從穴口傳開,盪向全身。我迷離的舔了舔嘴唇,周磊立即領悟到。
                挺直腰桿,扶著巨根,緩緩插入我的小穴,大雞巴衝破一層又一層的阻礙,直直搗入我的花心,將穴肉擠開,那些柔嫩的肉環像小吸盤一樣緊緊吸附在JB的每一寸表皮上,“啊••~”他仰頭長舒一口氣。然後便緊緊抓住我的腿,開始前後抽動。抽插了幾下,他猛的加快了速度,巨大的肉棒撐滿我的直腸,每一次拔出都帶出我粉嫩的菊肉。他開始有節奏的操干我,沉甸甸的睾丸不時拍打著我雪白濕潤的翹臀,恥骨也狠命的頂著我的身體,會陰的陰毛不時劃過穴口帶來一陣瘙癢
                   “嗯—~啊,哼,啊,好滿啊,你的JB好大,我要撐死了,啊~”我被操得在沙發抖動,淫穢的話語脫口而出,空氣中都是啪啪啪的撞擊聲,和著我的淫叫和他的喘息聲,美妙極了。
                這時,他減慢了速度,莫非終於累了?我真是太天真了,原來他抽出大雞巴時只留個龜頭,然後全根沒入,重重地撞擊著我的下體,淫水也越來越多,發出“噗呲噗呲的”聲音,每當這時我都失神的大叫,進而雙手緊緊抓住他堅實有力的手臂。透過陽光的魚缸,我偏過頭也可以看到,一個壯碩的男子,抖動著全身的肌肉,流著厚汗,喘著粗氣,用一根裹著粘液的肥JB抽插著一個翻出嫩肉的小穴,他像個噴火的野獸一般佔據著我的身體。
                他騰出手抓住我的腰,直接將我轉了過來,仰面趴著,看來他是想後入,這樣會插得更深吧。還沒反應過來,他便再次將肉棒挺入我的體內,雙手鉗住我的胯部,狠狠的抽插,每一次都是全根沒入,這樣大的尺寸配合著這般姿勢,像要將我射穿一樣,小穴不停收縮,分泌了好多粘液,以至於在巨根抽出的時候滴落出來。
               我前半身癱倒在沙發不停浪叫,“啊,啊,老公,我的好老公,使勁干我,好爽啊~~”因為他的操干我連呻吟都在發抖,口水也不聽使喚的流了一灘,臀部被他扣住,他機器一樣大力地做著活塞運動,肉棒像黑色巨蟒出入洞口,吐著淫水“我幹,操死你,不是要滅火麼,我的大雞巴水槍怎麼樣啊,喜歡被我大水槍幹嗎”他眼裡冒著火光,帥氣的面龐即使罵著髒話也韻味十足,他低吼著,腰桿卻絲毫沒有鬆懈地挺動。
               我承受著猛烈的撞擊,身體愈加漲熱,JB也開始顫抖著吐露這更多前列腺液。 “啊,喜歡喜歡,~~~啊,我最喜歡老公的大水槍~~了,老公的水槍又粗又大,幹得我要~啊”我意識幾近模糊。
                 軍官抬起我的右腿,在沒有抽出肉棒的情況下又將我翻了過來,霎時間感覺一根掏火棍在體內翻滾了起來,他則雙手抓著我的右腿操我。然後擺動這陽具,攪動著我的內壁,龜頭堅挺地頂著我的前列腺。一會我就覺得春心透胸,燥熱難耐,“啊~我要射了,老公你要把我操射了,啊,老公~~”我不停收縮著小穴,他感受著肉壁更加緊緻的套弄,想射的慾望像觸電般強烈,說時遲那時快,他猛的抱起我,肉棒滿滿頂著我的G點,周磊抽搐的莖幹粗度又大了一圈,加速地在濕熱的小穴里挺進,再瘋狂地抽動了幾十次之後,他抱著我開始顫抖,一陣粗吼,一股股粘濃滾燙的陽精噴射進我的花心,燙得我精關一開,也噴薄而出,射在兩人的胸口處。
                 他伸頭過來吻我,強烈入侵我的口中,死死吮住我的舌頭。精液灌滿了我的小穴,肉棒卻還在抖動,並且絲毫不見軟小,緊接著又開始強烈的肏穴,精液被擠出來,流了一地,我又被肏硬了JB,但是嘴巴被他死死咬住根本叫喊不得。
              他保持著這個姿勢將我抵在牆上,雙手抬著我的大腿,我則環抱著他的脖頸,整個房間只有粗重的喘息聲和“噗呲噗呲的”肏穴聲,我的JB又高昂著龜頭冒著粘液,整個龜頭因為充血表面都變成了顆粒狀,在他操弄中搖擺著。一時間他雙手用力扣住我的大腿,指頭像是要陷進去一般,鬆開我的嘴巴,開始“嘶啊~嘶啊”地喘息,“咦~呀,啊~啊”我釋放地呻吟,難以置信,我又被操射了一次,射了有4,5股,有一股還射到了他的嘴邊,他舌頭舔了舔,性感極了。 “噢,噢噢,操,沃日,好爽,啊~~”他用力將我頂在牆上,下體死命地抵著我,像是要嵌入我體內一般,粗大的肉棍不住地顫抖著,噴射著,甚至太過強烈從小穴濺射出去。估計射了十幾秒鐘,射得我小穴都快被淹沒快射入我腹部才停止。
                周磊將頭癱軟的埋入我的胸口,呼著熱氣。我則是心滿意足的笑著抱住他的寸頭,寵溺的親吻著。
                窗外,華燈依在,嘈雜依舊,拂過一陣風,撫著我的胴體,清爽極了
[Image: andrew-chun-150205-01.jpg]
               “嗯~嗯~,就那樣,再~再~用力一點,啊~哦~”我輕挑眉眼,緊抿雙唇。一隻手撐在我右耳附近,左手掰著我的大腿根,他俯身盯著我,挑逗的笑著,胯部輕而深的出入我的小穴,不時來個大迴旋,肥大的肉棒調皮的將肉壁捲起,緊緻的肉壁將JB緊緊夾住,像個沾滿醬汁的大號熱狗,然後緩慢退出,空虛的感覺引得我不由自主地提胯相向。沒想到那般猛烈的軍官竟還有如此柔情的一面,不驕不躁,每一次插入都飽含著愛意寸寸漸進,直至最深處,接著混著粘液慢慢拖出,黑紫色的巨根也像變得柔和,儘管依舊膨脹驚人,撐得小穴滿滿,然而恰到好處的進出,似是知道我每一處火點,每一次都能剛好熄滅而不滯留。最令人驚異的是,那微微翹起的龜頭,總是能夠頂到我的前列腺,酥麻的快意難以抗拒。我微閉著雙目,舌頭舔著嘴唇默默地沉溺在這無聲勝有聲的表演。

[Image: tumblr_n3lbwxQlEc1rgwg7io5_1280.jpg]
                 刺眼的光束迫使我睜眼,陽光透過窗簾灑在被子上,我擎著厚重的眼皮頭腦昏漲。昨晚的激情場景歷歷在目,而剛才竟只是一個夢,略有不捨和遺憾的哼嘆。不覺摸到下身,早已挺立如柱,一手粘液。突然反應過來,身旁空空無人,走了?傳送中的拔掉無情?掀開被子挺著硬直的肉棒走到客廳。沙發上一片凌亂,我的睡衣躺在沙發下,旁邊是一堆深綠色的軍裝常服,走過去撿起八一四角褲放在鼻尖,有點腥臊,有點汗味,像毒品般控制著我更加用力的呼吸著,戒不掉,也不想戒掉,茶几上面放著一頂軍帽,指尖輕輕觸到帽簷,五角星熠熠生輝,對著窗口。



                     一陣鍋碗瓢盆的雜聲從廚房傳來,莫非…?站到門口,果然是他,我的大屌男神—周磊同志,正在搗鼓早餐。當即讓我怦然心動,嘴角不自覺上揚。一個如此強悍的消防軍官(當然包括在床上的表現)栓著圍裙在做早餐,更重要的是! !除了圍裙,他一絲不掛,我站在他身後,看著他飽滿圓潤的臀部左搖右晃,背脊肌肉若隱若現。悄悄走近,摟著他,肉棒緊緊卡在充滿彈性的臀瓣中間上下滑動,雙手扶著健碩的腰,慢慢滑向下身,感受到一大坨肉安靜的掛在他的兩腿之間,軟軟肉肉的。他偏著頭看了我一眼,“咦?醒了啊?那正好,趁熱吃點,昨晚辛苦你了啊哈哈哈”咧著嘴笑得全身筋肉顫動。我鬆開他的肉棒抱住兩塊壯碩的胸肌,親吻著他的背部。



                    “哼~恩”他輕哼一聲,隨即輕輕將我掰開讓我站在一旁,“先別鬧啊,這馬上完事兒啊”。說完鏟起一個煎蛋,放進盤子。他放下鏟子,關火,兩手端著培根和煎蛋的碟子走到餐桌,然後打開冰箱,倒了兩杯牛奶。 “趕緊過來趁熱吃,還傻站在那兒乾嘛啊?!快~”他看我沒啥反應,一個大跨步拖著我的手將我拉過來。我呆呆的坐下,依舊望著他,雖然這早餐香濃四溢,卻無法讓我不多看一眼他,尤其剛起床沒有來得及剃掉的胡茬,讓英俊的臉龐顯得更加硬朗成熟。 “吃啊,老瞎看著我幹嘛”他抬頭看我呆望著他不動,然後哼笑,輕佻著說“不吃東西,待會兒~~~怎麼有力氣乾正事兒啊~~ ”。

[Image: Picture-01-Jin-Xiankui-sexy-chinese-mode...t-body.jpg]

                       哎,失態失態,“咳咳~~”,終於回過神來,往嘴裡塞著食物。不知是真餓了還是其他慾望作祟,幾乎狼吞虎咽地將碟子一掃而光。他起身將空碟子拾起放到一旁,卻露出下身將圍裙頂起的畫面,我顯然一驚,剛吃完卻吞了吞口水。下體一圈圈地膨脹起來,再也忍不了,蹬開凳子一個箭步跨到他的胯下,掀起圍裙。那紫黑色的肉棒靜靜挺立在那裡,不時顫動。 “呀~我的天,你這是要嚇死我~”周磊顯然被我驚到,隨即笑著嘆了口氣“等下,我先把圍裙給取下來”他解開繩結,將圍裙取下,坐在凳子上。我跪坐在他的腿間,一手緊緊握著大肉棒,將其貼向他的腹部,整個JB竟然超過肚臍不少,果真是20多厘米的神器啊,肚臍下來,均勻的捲毛像一條小徑伸向幽深的黑色森林,森林裡面有一棵枝幹粗壯的參天巨樹。而這棵大樹就在我的手中,舔了舔嘴唇,稍稍濕潤後,一口含住那飽滿錚亮的龜頭,每吸幾口就發出“噗噗噗”的聲音,他則是仰著頭半張著口輕輕呻吟,一隻手撫弄著我的毛髮。
Related Products
哈利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