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跟蹤我的男人打野戰

2020/07/13
和跟蹤我的男人打野戰
好羞恥好興奮~
今天走路回家時,腦中忽然想起鄰居說他15歲的兒子在回家的路上疑似被人跟踪,一個大概50歲的老男人。聽到這消息的我,這個十六歲的騷貨是沒有在擔心的,反而有點興奮。我便開始放慢走路的速度,看看那男人會不會出現。當我進入了我居住區,我聽到了一輛汽車的聲音。我向後看,看到了一輛黑色的車,駕駛是個老男人。

心跳開始加快,也有了一點點不安的感覺。那老人就放慢了速度,跟在我後面,也沒有超越我。我放慢腳步,想看看他會怎樣。怎知,他也慢了下來,心中一句:“中獎了!” 我鬆開我的腰帶,把我的褲子拉到我的膝蓋上,把我的屁股露出來。

此時,我停下來,看他如何反應。那個男人開了車門下車,和我說:“真是個好孩子,你的父母知道你這麼騷嗎?” “不知道...” 他說著說著,就把他的手放到了我裸著的翹臀上。 “別那麼心急嘛,這邊太開放了!” “那你要去哪裡,小騷逼?” “我會帶你去。” 之後,我們就進了車,去到了一間荒廢的工廠。

這個工廠是我一次無聊時散步發現到的。 “就是這裡了。” 我說。我們就走進那間空蕩的工廠裡去。 “這裡沒人了小弟弟...” 他用一種變態的語氣對我說道。 “別心急嘛-” 我話還沒說完,他就大力地扯下我的校服,鈕扣全掉落在地上。 “好白啊!” 他看著我白皙的身軀說。 “人家的衣服壞了啦!” “沒關係,叔叔會好好補償你的。”

我就脫下我的褲子和內褲,向他展現我白皙的翹臀。 “你怎麼可以那麼白啊?” “人家就知道你喜歡嘛!” “跪下!死騷逼!” 我就跪下來,等他把他的褲子脫掉。當他脫下,露出了我夢寐以求的大屌,當場直接變得淫蕩無比。 “給我好好地吸啊!” 我點了點頭,把他26公分的大屌含下去。 “好大,人家都快裝不下了!”

“你這騷嘴,怎麼會不行呢?” 他用力地把我的頭按下,讓我吞下了一半的雞巴。 “看吧,就說你可以。” “我害羞地點了點頭,繼續幫他口交。我一點一點地越吸越深,但是還是有4分之1還不能吞下去。“想不想全部吞下去,小騷逼? ” “要...你幫幫人家嘛! ” “好啊! ” 他粗暴地挺了挺他的腰,把他的26公分巨屌完完全全地插進了我的嘴裡。

我被他的巨屌啃到了,急忙吐出來,眼睛也濕汪汪的。 “真可愛!” 之後,我就狗趴想讓他舔我的屁眼。 “真騷...讓我看看你那漂亮的淫穴!” 我就用雙手扒開我的屁股,露出我的處男穴。 “把屁股翹高,小賤貨!” 我就抬高我的屁股,滿足這個變態的男人。

突然,屁眼傳來一陣冷冷的感覺。我向後看,他正向我的屁眼吐口水。 “真可口!” 他還不斷舔我的屁眼。 “啊~人家的淫穴好濕哦!” “是不是很爽?” “人家都流水了,當然爽了。” “好一個賤逼!” “啊—” 他把他的手指放進我的濕穴裡,準備開拓我的屁眼。 “你的手指好厲害,人家好爽啊~”

“準備好被我操了嗎,小弟弟?” “人家準備好了~” 我一邊說,一邊把我的手指放進屁眼裡,舒緩痕癢。 “真騷,來,我們到車裡去!” 他說著,就抱我進車,準備操我。 “想要我的肉棒嗎?” “要~” “那就來了!” 他慢慢地把他的巨屌插進我的穴裡,奪取了我的第一次。 “啊—好粗...好大,人家好痛哦!”

他沒聽我的話,只埋頭不斷操我。 “是不是很爽,是不是操到你欲生欲死?” “慢些...好痛!” 我忍著尖叫對他說。 “你遲些就會求我操死你了!” “啊-啊-啊—” 隨著他的抽插,我的屁眼也開始適應了他的粗屌,開始淫叫起來。 “好厲害,人家要死了!” “是不是,就說你這個騷貨就喜歡!” “討厭,人家當然喜歡了!”

“那想不想要刺激一些?” “要~” 他就一邊操我,一邊把我抱我,把我帶到引擎蓋上操我。 “好爽,這逼真緊!” “人家被你這樣幹,很快就會鬆了啦!” “別擔心,你的屁眼那麼有彈性,一定不會鬆,哈哈!” “啊...深一點嘛~” “幹死你!” “啊!好深,好爽哦~” “是不是頂到你的花心?” “是~”

突然,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就停止操我​​,去接電話。在他接電話時,我就跪在他面前吸雞巴,讓他舒服。 “老蔡?我在這裡的一間廢棄工廠操小孩,你也來吧!” 我聽到這裡,不禁興奮起來。我便抓著他的雞巴向我的屁眼插下去。 “這小騷逼還把主動我的雞巴插進去,真騷啊!” “啊~” 我故意發出淫叫,讓電話裡的人聽。

“聽到了嗎?這個騷貨的逼很緊,幹得停不下,快來吧!” 我好奇地問:“那是誰啊?” “一個老朋友,你有福了,小弟弟!” 幾分鐘後,老蔡就到了。 “老狼,這個就是那個騷逼嗎?” 老蔡看著被操的我問。 “是...人家就是那個騷逼~” “果然騷!來,幫老子吸雞巴!” 老蔡說。我張開嘴巴,吸吮老蔡的雞巴。我就活像個玩具,被他們無情地使用。

“好會吸,好好吸,哥哥給你獎勵哦!” 我就更加賣力地吸他的雞巴,好讓他遲些可以乾我。 “我射了...” 老狼說。 “幹嘛射裡面…” “怎麼了,怕大肚子嗎?” “人家還要上學嘛,被人發現就不好了嘛!” “真是個賤貨,被內射都那麼爽!” 老蔡說。 “蔡哥哥,你也來嘛~人家的穴很空虛啊~” “真是個騷貨!” 老蔡就走到我身後,扶著他的長屌,插進我的淫穴裡。

“啊—好長,頂到人家了!” “是不是頂到你不斷流水?” “人家的穴都被你頂到淫水氾濫了啦!” “好會叫,來,吸叔叔的雞巴。”我便開始幫老狼口交。 “真是個騷嘴,吸得老子真爽!” “人家生出來就是為了被你們用的嘛!” “好騷啊,讓我好好懲罰你!” 老蔡越說越操越用力。

“啊,啊,啊—我射了~” 我被老蔡操射了! “第一次被乾就被操射,果然是天生的騷貨!” “啊—好爽...不要停—” “來,開嘴巴。” 老狼對我說。我便張開嘴巴,老狼就吐了一口唾液。 “這是老子獎勵你的,好好珍惜。” 我便含著他的口水幫他口交,弄得他的雞巴充滿我淫蕩的口水。老狼也開始操我的嘴。

我口中的口水也隨著老狼的抽插滴下來,地上也有了一灘口水。 “老子的雞巴好吃嗎?” “好吃~” 我一邊點頭一邊說。老狼聽到後也興奮地用他的雞巴拍我的嘴巴,臉上也多了很多口水。 “好濕...人家好喜歡~” “真是個小騷貨,別停下,繼續吃。” 我便開始努力地幫老狼口交。

“這逼真緊,夾得我快要射了!” 我聽到後,我就夾了夾老蔡的雞巴,讓他不慎射了出來。 “還夾雞巴,真賤!” 老蔡大力地排我的屁股說。 “啊—你射好多,人家的肚子漲起來了~” “飽不飽?” “飽...人家很喜歡~” “轉回來!” 老狼命令我說。我一轉向他,他就對我的臉射出了他鹹鹹的精液,我也吃了下去。 “好不好吃?” “好吃,好吃...”

我也沒有停下為老狼口交,想舔乾淨他的雞巴。 “看這裡!” 老蔡拿著一架相機說。 “幹嘛拍人家~” “你那麼淫蕩,不拍怎麼能行啊?” “遲點我們要你的屁眼時,我們用這些照片來威脅你就好啦!” “你們好壞,人家不是妓女啦!” “你就是我們的玩具!” 之後,我也乘坐他們的車回到了我的家。

“記得哦,別逼我放出去!” “是啦!” 他們臨走前,還拍了我的屁股一下,好羞恥哦!
Related Products
哈利男孩